建筑工程项目经理每年的工资是多少?

 乐鱼买球资讯     |      2022年05月06日

“菜道子”是一个集蔬菜、肉食、熟食、水生物为一体的乐鱼买球网站集贸市场。从道子的这一头走到那一头,无论是宾馆里还是平常家庭日常所需的各种食品蔬菜应有尽有。店铺、菜摊如同迎宾队伍有序地分左右两边排列着,中间是为来往顾客准备的通道。每天从黎明到夜幕降临街灯亮起,叫卖声讨价声络绎不绝。新鲜的各类蔬菜在菜摊上露出青春的微笑,各种水生物在池里活蹦乱跳,似乎在向顾客们卖弄着自己风骚,以便以便引诱顾客首先相中自己。肥而嫩的新鲜肉类裸露在案头,炫耀着自己丰腴的胴体……卖主笑容可掬,买主千挑万选,最终还是钞票换了主人食物钻进了口袋。就这样,“菜道子”以它丰富的内涵和雄厚的实力繁荣着这条名不经传的街道,以它热情而宽广的胸怀服务着竹溪人。,

建筑工程项目经理每年的工资是多少?

“菜道子”是一个热情好客的人。在这样一条宽不过十米,长不过三里的羊肠小道,却汇聚了来自四川、河南、浙江、武汉等多个省市的生意人。他们操着各种方言在这里经营着自己的生意。但是无论是做哪种生意,他们都能够以热情、耐心的态度去面对每一位顾客,都能够以精明的头脑和随机应变的心机将自己的生意做的风风火火、日新月异。在一次和一位来自河南的油商(专门以榨、卖各类食用油为生的人)聊天中,我问他:“你怎么跑这么远并且到这样一个偏僻的小县城来做生意呀?划算吗?”他爽朗地一笑道:“做生意不计较路程远近,也不计较城市大小,只要生意做的顺手,能赚很多钱就行啦!”他的话使我明白了一个简单的道理——经济不分地域,不分语言,不分远近。也难怪,近年党委、政府为了振兴县域经济、富裕人民生活,先后出台了一系列的优惠政策,吸引着外商纷纷到竹溪投资。建电站,开超市,兴办工业……如赶集。竹溪人也不甘示弱,借此东风纷纷进入市场,做起了生意,那种劲头恰似百舸争流。正是这个缘故,“菜道子”以它悠久的历史和特有的魅力吸引了来自县内外的商客,默默地为振兴竹溪经济奉献着自己的光和热。

“菜道子”不仅是一处经济交流中心而且是一处文化交流中心。在这里来自天南地北的生意人闲暇之余,都会坐在店铺外,三人一伙五人一群谈天说地,交流着自己家乡的风俗人情。一位来自山西的商人曾向我谈到男婚女嫁之事时,他向我介绍道,他们那里的男孩子娶媳妇的那一天,新娘要坐花轿,当花轿到了新郎家门口的时候,必须要新郎的哥哥或者堂兄背进洞房,听到这里我不禁感到好笑,他问笑什么?我说新娘应该由新郎背呀!他解释道,新郎的哥哥背新娘说明新娘得到了新郎家里的长哥长嫂的欢迎。听他这么一解释,我觉得很有道理,毕竟新娘初到婆家,应该首先要取得婆家哥嫂的关心和支持,如果哥嫂没有欢迎的态度,刚到生地方的新娘心里确实感到孤助寡力。来自河南的百货商小陈更有趣,在夏天的傍晚,他总会赤裸着上身,一边唱着河南民歌一边表演着少林拳。他时常对我说,他曾经是河南少林寺的俗家弟子。那种欢快而有憨态可掬的神情常惹得围观的人笑痛了肚皮。“菜道子”到了晚上可就热闹啦!生意人都收摊了,他(她)们脱掉了白天忙活的打扮换上了干净整洁漂亮的服饰,操着不同的口音加入了县城的老年人舞蹈队(在“菜道子”边上,县政府为了丰富城市人的文化生活,专门修建了一座小公园,取名为“三角广场”。每天清晨和傍晚都有自由组织的老年人舞蹈队在这里排练舞蹈。),他们跟在技艺精湛的老队员后面迈着不够熟练的舞步,一遍又一遍,学习很认真,进步也很快,现在有几个外地生意人都成了舞蹈队的教练啦!只要不说话旁人根本看不出他(她)们不是本地人。

“菜道子”以它宽厚的胸怀和诱人的魅力吸引着外地商人定居在这里。一位来自陕西的“馒头商”(专以做馒头为主的生意人),刚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,转眼之间已经在“菜道子”度过了十个春秋。在这里,他在做生意过程中认识了女朋友,经过了谈恋爱、结婚、生子。现在已经在这里定居了。来自河南的小杨,已经成为“菜道子”老住户了。他随到这里的时候还是一位单身汉,现在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父亲了,并且在这里买了一套一百多个平方米的住房,我曾问他:“你在竹溪买房子难道不想回河南了吗?”他爽快地拍拍我的肩膀说:“老哥子,你真是个‘书呆子’,现在住在哪里不都是一样吗?只要住的舒服,能够赚钱养活老婆和孩子不就行了吗?”这一句直率的话道出了一个真理——“菜道子”能够养活所有的生意人。

“菜道子”不仅生意做的风风火火而且安定和谐。多年来,“菜道子”的人都能够和睦相处,以善待人。无论是哪家有事都能够像自家事情一样地忙前忙后的操劳。没有矛盾,就算产生了一点鸡毛蒜皮的矛盾,也能够以宽广的心胸去原谅去化解。也正因为这样,近年来“菜道子”总是生活在和平、安定、发展的环境中。

今年冬天的天气说来也奇怪,今天都已经是腊月初一了却还没有下雪的迹象。风虽然不大但是天天都在若有若无地刮,擦过人的脸颊如同被龙茅草的叶片划过一样隐隐作痛。太阳如同顽皮的孩子,在铅色的云层后面捉迷藏。在这干而冷的鬼天气里不得不让人穿着厚厚的衣服,缩着脖子。就连田里的小麦、油菜也冷的耷拉着脑袋。现在已经是上午八点半了,无论是城里人还是乡下人都起床了,散步的散步,逛街的逛街,下田的下田,经商的经商……、各自都去为生活而奔波了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今天起的也特别早,洗刷完毕就骑上摩托车驰出闹市行驶在乡下的公路上。我一边注意行车安全一边不断的问自己:“今天怎么突然想起要去拜访他呢?”“今天能不能见到他呢?”“毕竟有十多年没见面并且连他的消息就没有啊!”尽管疑问重重顾虑多多但是车子依然在匀速前进,没有丝毫停下的意思。

郭莽是我的高中同学。十二年前我去过他家,那天也是一个冬天的早晨,天气也不算好,北风也是呼呼地刮,与今天相比不同的是雪花飘飘洒洒,山坡上、田野里都盖着厚厚的“棉被”,路上行人稀少,只有偶尔几个身穿棉袄的男人和围着围巾的女人彳亍在路的两边。脚下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。为了看这第一场雪景,那天我起的很早(因为昨天晚上天气预报说:“今晚到明天要下今年的第一场雪”。为了观赏这第一场雪。),当我沿着河堤边走边看的时候,突然听到背后有人叫我的名字,回头一看原来是他,一问才知他也是为了看这第一场雪才在七点钟就起床了,并且一直从家里走到了城里来到河堤上。就这样,我们边走边谈,只记得谈到了雪景谈到了诗歌谈到了今后的打算,当时我问他:“毕业后有什么打算?”“是不是潜心钻研文学钻研你的诗歌,将来当一名有成就的诗人?”(因为我知道他酷爱文学尤其是诗歌,当时我们才上高中二年级,但是他已经是校园里公认的“诗人”了,从那时候起我从心底里佩服他羡慕他崇拜他,后来我主动和他接近,并很快成为好朋友也成了他的“学生”了。那时候总是在课间向他请教如何写诗歌,有时候将自己的诗歌请他第一个点评。虽然有时候观点不一致,但是无论他如何的点评我都虚心接受并改正,就这样一直到高中毕业。)当时我清楚的记得,他站在南大桥上,背靠桥栏杆,凝视着远方良久才说:“不知道!”“为什么?”我奇怪地反问道。“这你不知道,如果我考不上大学什么都实现不了!”“那不尽然,难道当作家当诗人都是大学毕业吗?那北岛、顾城都没上大学不都成了诗人吗?”“你不懂……”他听到我连珠炮似的发问开始了良久的沉默并无言。“今天有空吗?若有空到我家去玩。”过了一会儿他突然掉过头对我说。“有空,我早就想到你家去玩啦!”这时不知怎的我竟毫无顾虑的答应了他的邀请。就这样在十二年前的一个雪花飘飘的日子里,我成了他家的客人。我记得那时他家是一所土木结构的三合院式的房子。一家八口人吃饭(他的父母、哥哥、嫂子、侄子、侄女妹妹和他)。他排行老二。父母体弱多病,妹妹辍学务农,、侄子才上一年级,侄女刚刚学会走路,大家都围在一张不大的方桌旁加上我真是满满一桌子。记得那天吃的是玉米干饭(现在想起来很香),边吃饭边说话,当时我和他们家人说了很多话,记得最多的是关于郭莽爱好文学之事,当时除了郭莽自己应付几句外,其余的人似乎对这个话题根本不感兴趣,没有人搭话。我记得当时我对他们父母说郭莽将来在文学上很有发展前途时,他父亲说:“文学能上大学吗?能当饭吃吗?他不能考上大学不能搞工作就得当农民就得打工生活……这年头没有钱媳妇就说不到……”听到这话我很尴尬,瞟了郭莽一眼,只见他满面通红的正看着我,然后放下碗筷就走出门外去了。见此情形,我也放下碗筷跟出去,见他正在用手背试着眼泪。我当时不知说什么才好,只是默默的陪着他站在屋檐下望着越下越大的雪。果了一会儿,他转过头对我说他父亲说得对,农村孩子只有考上了大学找到了一份固定的工作才有发展的前途,否则任何事情都别谈。当时我对他说不见得,只要有理想就有奋斗目标就有很好的前途,他听后无奈的看着我然后说,你们城里人无法明白无法理解这些。